純情豔婦 作品

第 1 章

    

-

第1579章

必殺無疑

見狀,趙振紅不由得麵色一沉,看向陳飛,厲喝道:“陳飛,你知不知道你在乾什麼?”

“濫用武道,對平民出手,恃強淩弱,濫殺無辜。我們暴雨行動,打擊的就是你這種惡徒。”趙振紅厲喝道。

陳飛聞言,不由得一陣冷笑,“我恃強淩弱,我濫殺無辜。要打擊我?趙隊長可真是儘職儘責啊!”

“那我想問的是,丁家暗中雇傭殺手,聯合國外武者,對我身邊的人動手的時候。我怎麼不見趙隊長帶隊請來嚴懲惡徒?”陳飛冷聲質問道。

趙振紅愣了一下,隨即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知道!”陳飛冷哼一聲,隨即拿出手機,點開一個視頻,直接將殺手刺殺麗莎,以及招供的過程放了出來,然後看著趙振紅道,“現在,趙隊長知道了嗎?丁海洋勾結武者,在明知嚴打的情況下,還濫用武者暗殺拚命。我想問問,這種行為,趙隊長如何打擊?”

趙振紅麵色一沉,皺了皺眉。對於丁海洋的事情,他當然是有所瞭解的。這件事,也是在他的默許下進行的。

他本以為事情進行得神不知鬼不覺,卻冇想到,不僅被陳飛給破壞了,還直接拿到了證據。這下,事情就有些難辦了。

一時間,趙振紅沉默不語。

陳飛見狀,冷聲道:“怎麼,趙隊長暴雨行動的打擊對象,還有區分不成?”

趙振紅冷哼一聲,看向陳飛道:“我們暴雨行動,對所有的違法武者暴力行為,一視同仁。你說的事情,真假難辨,我們會仔細調查的。”

“而現在,你對丁家出手,肆意濫殺無辜。這是鐵證如山的事情,我們暴雨行動大隊,決不姑息。”趙振紅狠狠看著陳飛,厲聲喝道。

陳飛聞言,冷笑道:“我拿出的證據,在趙隊長眼中,就是真假難辨。丁家的事情,就是鐵證如山。趙隊長的標準,實在是令人難以捉摸啊!”

“你什麼意思?你在質疑我的行動?”趙振紅冷喝道。

陳飛笑了笑,隨即麵色一沉,厲聲道:“我不想和你多費口舌。今天我就把話擺在這裡了,丁海洋,我必殺無疑。”

“你敢!”趙振紅也怒了。

“你很快就知道我敢不敢了。”陳飛冷笑道,隨即一掌拍向了丁海洋。

丁海洋大驚失色,連忙呼喊了起來,“趙隊長,救我。”

“陳飛,你大膽!”趙振紅厲喝了起來,隨即拍出一道氣勁,轟向了陳飛的氣勁。

“轟”的一下,兩道氣勁在空中相撞,碎裂開來,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息,將地麵上的昂貴草皮完全掀翻。

“陳飛,你竟真的敢——”趙振紅厲聲喝道。

但不等他話語說完,丁海洋發出一聲驚恐無比的叫聲來,“啊,不——”

等趙振紅扭頭看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一道氣刃劃開丁海洋的脖子,將他的頭顱直接削掉,鮮血噗的一下飛濺而出。

丁海洋,就此死亡。

原來,剛纔陳飛出手的瞬間,就已經算到了趙振紅會出手阻攔。所以右手一擊之後,左手也馬上發出了一道氣刃,攻向丁海洋。

趙振紅擋住陳飛右手的攻擊,卻冇想到他左手還有一擊。結果就是丁海洋在他麵前,被陳飛斬殺。

看著高高拋飛起來,隨即落到地上,咕嚕咕嚕滾動的丁海洋頭顱。

趙振紅一陣咬牙切齒,眼睛猩紅,臉上露出憤怒無比的神色,看向陳飛的目光,幾乎要將他撕碎一般。

他憤怒的不是丁海洋的死,畢竟丁海洋再有錢,對他趙振紅來說,也隻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而已。

他真正憤怒的是,陳飛不懼自己趙家成員的身份,不懼自己暴雨行動大隊隊長的身份,不懼自己武道宗師的身份,當著自己的麵,斬殺自己要保護的人。

這是對他趙振紅的蔑視,對暴雨行動大隊的蔑視,對他整個趙家的蔑視。

強烈的憤怒,讓趙振紅咬牙切齒,狠狠的盯著陳飛,厲聲道:“你殺了丁海洋,這是死罪一條。”

“是嗎!”陳飛不以為意。

“動手,格殺勿論!”趙振紅一聲令下,命令暴雨行動大隊的隊員發起了攻擊。

這些隊員,都是從靈龍和武道盟,還有趙家之中選出來的精銳,實力強悍。在外麵絕對都是以一當十的精英。

但此時在陳飛麵前,他們卻成了想要撼動大象的螞蟻,完全不是陳飛的動手,甚至根本不能觸碰到陳飛,就被陳飛給擊飛了出去。

一個個慘叫著落在草地上,麵色發白,口吐鮮血。

這還是陳飛留力了的結果,否則的話,他們很有可能會全都死在這裡。

趙振紅冇想到陳飛實力如此強悍,眼神一冷,隨即身上的氣勢爆發開來,自己朝陳飛衝了過來,“你激怒了我。接下來,我會讓你知道,真正武道宗師的厲害。”

趙振紅是趙家成員,有著大內侍衛家族的絕密傳承,又邁入天級境界多年。自信實力在陳飛之上,此刻帶著狂暴的氣息,要將陳飛碾壓。

而此刻,陳飛看著氣勢爆發的趙振紅,眼神微微認真了一些,不過隨即就搖了搖頭。

這趙振紅說的厲害,但實際上也就是一名天級初期的武者而已,實力還不如自己之前在龍墓之處擊殺過的江寒和江如龍,實在提不起他多少興趣。

“惡徒,去死吧!”趙振紅狂呼,帶著恐怖的氣息,躍上高空,宛若山嶽,轟隆壓迫下來。

麵對趙振紅的攻勢,陳飛麵色淡然,站在原地冇有移動。隻是抬起右手,輕輕向前抓了出去,嘴裡輕輕道:“下來!”

“狂妄小子,你在找——”看到陳飛如此動作,趙振紅不由得怒喝起來。

但他話語還冇說完,忽然眼神一閃,表情瞬間大變,急忙扭動身軀,想要改變行進路線。

雖說趙振紅的反應已經很快了,但陳飛的動作更快。探出的右手好似瞬移一般出現在趙振紅麵前,根本不等他反應過來,直接扼住了趙振紅的脖子。

於是,堂堂武道宗師,暴雨行動大隊長,就這麼被陳飛捏著脖子,好似死鴨子一般的提在手中,完全動彈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