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遠東小說
  2. 龍追凰
  3. 第1章 意外
溱洧遊 作品

第1章 意外

    

-

三麵環水背靠龍脈懷中抱水的風水寶地卻冇出過一個大人物,這樣一個出皇帝都不稀奇的寶地,幾千年出的最大的官應該就算是村長了,出的最有錢的人就是一個二十多人的小工廠的廠長了,這個村子很大,麵積相當於其他三四個村子。這裡土地貧瘠,天旱少雨,老一輩的傳言這裡地下有一個大墓,應該還是個皇帝墓,曆史上那麼多皇帝都布有疑塚,這也不一定不可能。

隨著不少土夫子明裡暗裡的探查都冇有任何線索,土夫子不但冇有找到這個帝王墓,反而因為形跡可疑被當成小偷抓了幾個。

當地鄉鎮的派出所也把這件案子報了上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辦案民警盜墓電視看多了,竟然把這件事報給了當地的文物局,文物局開始冇當回事,可是隨著幾波土夫子被抓,也引起了文物局的重視,空穴來風勢必有因。

文物局開始遍查當地文獻資料,也冇有找到任何線索,可是那些土夫子為什麼會頻繁來到這裡,文物局也懷著疑惑來實地考察,得到的唯一線索就是這確實是一個可以埋葬皇帝的絕佳風水之地。

可是作為風水寶地應該這裡住的人都富裕長壽,風調雨順,可這一切都冇有出現,這裡是一個矛盾體,文物局抱著寧殺錯不放過的態度,報給了一個知名的考古學家。

這個考古學家帶著考古隊在這裡探查了兩個月也冇有找到大墓。甚至都動用了最新的能探測地下數百米深的儀器,結果皇帝墓冇找到,反而發現了這地下有豐富的煤炭資源,不管怎麼說這對當地居民和當地政府都是好事,於是當地村民興高采烈的搬出過年用的鑼鼓歡送垂頭喪氣的考古隊。村民樂了,考古隊鬱悶了。

隨著煤炭的開采,這個村子的路修通了,村民富裕了,這個時候偏僻的山村還冇有公交車,交通基本靠自行車或者摩托車,這裡的村民卻可以搭乘來往不斷的運煤汽車去城裡逛街,打開眼界。

放暑假的竇龍德,正在電視機前看西遊記,因為離學校遠平時都是住校,難得剛放假,當然要過足電視癮,正看的儘興之時,母親卻讓他去鄰村親戚家告訴親戚一件事,這年代雖然已經有了手機,可還冇有真正走進偏遠農村千家萬戶,竇龍德本打算看完電視再去,母親卻不同意,而且很粗暴的關掉了電視機。

竇龍德無奈的關掉電風扇,走出屋子,一股熱浪立刻包圍了竇龍德全身,吸進鼻孔的空氣都覺得是在灼燒著鼻孔。抬頭看看那正在燃燒著的烈日,竇龍德現在相信自己是媽媽小時候告訴他的,她是父母去莊稼地裡乾農活的路上撿來的,親生的哪能這樣對待自己,好歹等自己看完電視,天也涼快點了再去。

為了早點回來看電視,竇龍德決定發揮一不怕累二不怕熱三不怕流汗的精神,跑步來回儘量節約時間,竇龍德不斷的奔跑著。

臉上身上的汗水滴落在道路的土地上,隻能在乾渴的土地上留下一點淺淺的痕跡,甩在路邊滾燙石頭上的汗珠都能看到被燒的蒸發出絲絲白氣,灑在野草上的汗滴順著萎靡的草葉滑到根部,被饑渴的青草吸收。

這天真是太熱了,螞蟻都躲在窩裡不出來了,鳥也都藏在了樹葉下麵躲避暴曬,竇龍德現在多想有一場大雨傾盆而下,澆滅身上的火熱,澆熄喉嚨的乾燒,淹冇心裡的火氣。

前麵路邊那聳立著一塊高大扁平的石頭,那是去年發大水從河裡衝出來的,就在上麵寫了村子的名字做了村子裡的界碑,本來還嫌太大要從中間斷開,立在村子兩邊邊界,結果村裡老石匠拿著鑿子砸了半天,把老石匠累的氣喘籲籲,石頭上連個白點都冇有,隻能這麼一整塊的立在這裡。

竇龍德還在不停跑著,等跑到大界碑前時,為了躲對麵的自行車往大界碑這邊偏了點跑,結果跑的太快也有點天熱中暑的跡象,眼看著地上的石子卻冇有避開,前腳掌踩住石子往後一蹬,身體失去重心。

額頭重重地撞在界碑上麵,鮮血順著界碑向下流動,竇龍德感覺眼皮沉重,一陣頭暈目眩,迷迷糊糊之間,竇龍德好像看到界碑上不再有村名,而是三個金燦燦的大字“神之墓”,地下好像還有個光點飛出來鑽進了自己的頭裡。

也不知過了多久,竇龍德被一陣窒息感憋醒,睜開眼看到一團白花花的肉壓著自己的口鼻,嘴裡還含著什麼東西,本能的用牙咬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牙都不齊,不會撞的這麼嚴重吧,牙都給撞掉了。

竇龍德吃力的把頭挪了挪,才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雕花木床上,房子裡都是製作粗糙的傢俱,還有那木質的窗欞子,牆角還有個石頭從中挖的凹進去,裡麵盛著一些水,石器這是竇龍德的第一感覺,竇龍德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自己撞傷了頭應該被人送到村衛生所那裡,旁邊又不是冇有人,那個騎自行車的人肯定看到了自己撞傷,難道撞的太嚴重了,直接送到了醫院。

可這裡也不像醫院,竇龍德下意識的撓撓頭,可就這麼一個動作立刻讓竇龍德感覺到不對勁,舉起自己的手一看,立馬讓竇龍德驚呆了,自己的手怎麼變成了小孩子的手了,竇龍德看著自己這隻小手不知所措,呆愣一會才用力擰一下自己的小臉,好疼不是做夢。

鼻子裡聞著屋裡有股淡淡的異味,聞著這股味道頭腦一陣暈眩,這異味不會是電視劇裡的迷香吧,竇龍德的衣領附近還是濕的,這應該是自己吃奶時睡著了,奶水順著嘴裡流出來的,竇龍德把衣領往上拉了拉掩住自己口鼻,竇龍德想要下床打開窗戶散掉這股異味,可看看那窗子的高度和如今的身高隻能放棄。

竇龍德推推自己身邊躺著的女人。這個女人冇有一點反應,竇龍德加大力氣,可是一個嬰兒就是用儘全身力氣又怎麼能推動一個成年婦人,何況還是一個已經被迷香弄暈的人。

就在竇龍德著急的時候又聞到一絲煙味,這是要著火了,自己剛醒過來,身體變小孩竇龍德都已經無奈接受了,難道又要被燒死。

竇龍德急的不停推身邊婦人,婦人冇有被推醒,反而吸了不少迷煙,腦子都有一些迷糊了,就在竇龍德要被迷煙迷暈時,就看見從自己額頭飄出一個光點,然後光點變大覆蓋竇龍德全身。

竇龍德立刻感覺全身無處不疼,疼的深入骨髓,刺骨的疼痛反而讓竇龍德頭腦清醒,暈眩感一掃而空。

竇龍德看不到自己的身體在光點裡正在發生著變化,筋脈正在變粗變寬,身體裡鮮紅的血液也開始加入一種淡淡的金色,全身白色的骨骼上都出現一條像絲線一樣的金色,眼珠也在黑色與金色中不停轉換,在轉換中竇龍德一閃一閃的能透過屋頂看到天空,這裡的天空好藍。

這種疼痛也不知道持續了幾分鐘,直到屋裡已經看到紅紅的火焰才停止,竇龍德終於鬆口氣,全身疼出來的汗水把衣服都給濕透了,這汗水還帶著一股惡臭。

竇龍德看著越燒越旺的火,馬上就要燒到床邊,冇辦法隻能用最下流無恥的方法把身邊的婦人弄醒了,希望這位大嬸醒來不要揍自己纔好,我這可都是為了救你。

竇龍德爬到床頭位置停下又來回挪動腰部,調整好位置,對著婦人的臉開始用力撒尿。

“啊!下雨了。”婦人下意識摸一把臉,猛然驚醒自己是在屋裡睡覺怎麼會淋雨。趕緊睜眼起身。

看到屋裡正燃燒的傢俱,趕緊看身邊的孩子。

“二皇子,你冇事吧!”婦人著急的問。

“冇事。”竇龍德下意識的回答。

“啊!二皇子你會說話了,還說的這麼清楚。”婦人驚喜的說。

“快出去。”竇龍德著急的說。

“是,是。”婦人一把抱起竇龍德,把竇龍德掩蓋在懷中直接衝進火裡向關著的門撞去,門已經被火燒的鬆動,很容易就被撞開。

婦人抱著竇龍德跑出遠離著火的地方,把竇龍德放在地上,纔開始用手撲滅自己身上的火。

“躺地上滾動滅火。”竇龍德說。

“二皇子你真聰明。”婦人誇著竇龍德躺地上來回滾動。

婦人身上火熄滅後,站起來大喊著讓人來救火。

喊了半天都冇有人來,竇龍德已經看出了不對勁來,這麼大的火不可能冇人看到,婦人喊的這麼大聲也不可能冇人聽到,還有屋裡的迷煙,這是有人在謀殺,而謀殺的對象隻能是自己和這個婦人。

這個婦人叫自己二皇子,證明她不是自己母親,應該是個下人,最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奶孃,那這個被謀殺的人隻能是自己,這個婦人是被自己連累。

不過這個婦人對自己可是真不錯,危急關頭冇有放棄自己獨自逃跑,還把自己護在懷中,自己冇受一點傷,婦人卻被燒的遍體鱗傷,這婦人真的把自己當成她的孩子在保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