撲街作家王三一 作品

第102章 九霄龍吟驚天變

    

-

天下會總會,天下第一樓。雄霸眯著眼坐在自己霸者寶座上,看一群美貌舞娘跳舞,心情大好樂不可支。雄霸近日已吞吃掉無雙城的全部勢力,接下來隻要掃除掉山派、衡山派這兩家南方武林唯二不聽命於他的社團,他便能完成一統南方武林的偉業。老劍聖孤獨劍在無雙城被連根拔起後單人獨劍尋仇,劍二十三使出險些把天下會總會都給屠滅,但誰也冇想到在關鍵時刻,雄霸麾下二弟子秦雲、三弟子淩風自東瀛執行任務歸來複命,湊巧撞到因元神出竅而無絲毫防備的獨孤劍肉身,於是各自出掌腿把獨孤劍肉身毀去了。明顯能壓著自己打的老對手被自家愛徒殺死,雄霸又如何能不心情大好了?“幫主!當年那個梁發又上門來鬨事了,已打到三分教場了!”文醜醜慌慌張跑進來,將雄霸的大好心情撲滅。“梁發?那個華山派的小狗種來了?好,來得好,正好新仇舊恨一起算!”雄霸猛地站起身來,而後身形疾動,不出幾秒就現身在三分校場上。這已不是武功範疇,顯然,能點撥田伯光覺醒特異功能的雄霸,自己也早已覺醒特異功能,隻是不知道他的力量已達到多少匹了?三分校場上屍骸遍地,梁發手執屠狗刀與宰雞劍癲氣凜然立在中央,宛若一尊上古魔神。屠狗刀下躺著被腰斬而死的向問天,宰雞劍下是被豎劈成兩半的任我行。兩大曾經名動江湖的頂級邪派高手,就這被梁發屠狗宰雞一樣殺掉了。雄霸的愛徒秦霜還活著,他毫髮無傷,但是臉色慘白,身上冇有了任何氣勢波動,顯然是被廢去了全部功夫。“霜兒,你退開,老夫來會會這幾年不見的小狗種!”雄霸一聲喝罷,不敢有絲毫怠慢,匯聚了內力與磁場力量的一記三分歸元指就向梁發戳刺過來!梁發揮劍反斬,凡鐵鑄就的宰雞劍被雄霸的三分歸元指戳至支離破碎!“哈哈!冇想到吧,小狗種!老夫已然和那老劍聖獨孤劍一樣領悟了磁場力量!再接這招,**磁場轉動一萬兩千匹力量三分爆裂腿!”雄霸繼續暴喝出聲,一腿掃來把梁發的屠狗刀也撼得支離破碎,緊跟著一爪就要掏出梁發心臟,卻不曾想到一個沙包大拳頭忽地出現在視野範圍內……梁發一記樸實無華的殺鯨霸拳把雄霸轟得整個人倒飛出去,栽倒在地足足暈眩三秒纔回過神來。“一萬兩千匹?雄霸,你如今就比雨化田強十倍,可惜遠不如我。”梁發冇有趁勝追擊,他就那靜靜站立在那,看向雄霸的目光中竟帶著憐憫:“一萬匹……很遺憾,我早就突破十萬匹以上了。”“冇可能,冇可能的……你殺不了我……我雄霸天命在身,絕不可能第一次跟你交戰打平、第二就落個他媽慘敗!”“泥菩薩當年有批言,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我雄霸麾下已有風雲兩名弟子,幾年來為我天下會打下半壁江山,我雄霸更是明悟磁場力量化作蛟龍!我天命在身,絕不言敗!”“磁場力量,老夫我命令你,你**便在老夫身上增長呀!”雄霸用手撐地,終於站起,伴隨著他的瘋狂戰吼,他本萎頓下去的氣勢忽地節節攀升,磁場力量竟伴隨著他話語真的在其身上狂增、暴增、勁增!兩萬匹、三萬匹、四萬匹……力量境界一直暴漲到了十萬匹才堪堪停下!這一瞬間雄霸窺視到了天上風雲變幻,明明是**,可他卻分明看到了空中有異常星象構成。“我看到了……那是……星!是我雄霸的命格星象——霸者天神!”“我雄霸不僅可以做真龍天子,更是能做俯瞰世間萬物的神呀!”“哈哈!梁發,你如何能勝我了?你怎可能勝我了?”雄霸說話間,整個人體型猛地暴漲起來,他的麵相在說話間發生改變,額上生出蛟龍一般的犄角,尾椎骨處探出一條龍尾將奢華服飾扯破,雙手更是畸變成一對龍爪。“這就是我的最終殺招,三分乾坤道終極龍身!梁發,我雄霸便該多謝你呀,若不是你來此尋釁,我又怎能在強壓之下悟出一直未能完成的招式了?”雄霸霸氣四溢的雙眸看向梁發,卻見到梁發一頭亂髮無風自動披散開,露出一隻不似人眼的恐怖眼瞳。那是梁發從年獸那硬生生奪取的年眼。在梁發的眼中,雄霸已然變化為一個人不人、蛟不蛟的古怪東西,與那些在年眼視覺半人半獸形象的凡夫俗子不同,此時的雄霸宛若一個用人肉與蛟肉東拚西湊成的血肉怪物。“雄霸,你可能不知道,華山山門邊上,有一株迎客鬆。”“金盆洗手大會後我回了華山一趟,跟迎客鬆聊了三天三夜,那老傢夥最後活生生累死了,當著我的麵枯成了廢柴。”“而那老廢柴的死便絕對有價值,許多世人不該知道的世界真相,那老廢柴全部告訴了我。”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後麵更精彩!“霸者天神星象,我也曾看見過,但你該知道,世間就隻能存在一尊霸者天神……我梁發也該是霸者天神,可你雄霸天命在身,我梁發殺不了你。”梁發如此說話,雄霸便猖獗大笑:“哈哈哈……是了,你也自認殺不了我,那便石斛向西罷!我雄霸大發慈悲收你做胯下吹梟童子!”梁發冷笑:“,別太得意,雄霸,當日泥菩薩有批言,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可你知道後半句是什嗎?”雄霸龍顏大怒:“還有後半句?**泥菩薩,竟敢出古惑晃點老夫……那老半句是什?”“九霄龍吟驚天變,風雲際會淺水遊!雄霸,你化龍之日,就是喪命之時呀!風雲,你們還在等什?”梁發話音未落,兩條人影自三分教場之外裹挾無邊雲氣與肅殺之風分襲向雄霸,兩股彼此間有所牽引的磅能量似乎要把雄霸硬生生絞殺掉一樣!雄霸怒目圓瞪,伸出一對龍爪左右抵抗襲來巨大能量,同時出聲質問:“不可能!這是摩訶無量!秦雲淩風,老夫自認待你們絕無虧欠,為何叛我?”“你殺了我秦家一十三口人,師父!我為了複仇甚至不惜加入東瀛隱劍流習得一身本事後再偷偷帶藝投師……為了複仇,我甚至向倭人下跪,你說又怎能不背叛你了?”秦雲聲音冰冷的宛若來自地獄。“玉飛京於我淩家全家有恩,師父你卻奪其家資、掠其畢生功力,我淩風不為玉大俠報仇,又怎對得起蒙受玉大俠大恩的淩家一眾先人了?”淩風的聲音怨毒也與過往翩翩君子模樣大相徑庭。“兩條白眼狼,妄想咬死我雄霸嗎?不管你們的摩訶無量從何處習來,今日老夫也絕無落敗可能!**磁場轉動十萬匹力量,三分歸元氣!”雄霸的一對龍爪各自爆散開雄渾無匹的紫色氣勁,把秦雲與淩風掀翻震飛出去不知所蹤,就在雄霸大口喘息、眼前已經發黑無法視物之時,梁發施展鯨霸天下,出現在了雄霸身後。“雄霸,我不會趁你病要你命的,因為我他媽就不想在大事未成和那狗屁天命爭鋒!**磁場轉動二十一萬匹力量殺鯨霸拳!”一拳轟出,雄霸的龍身被頃刻間轟個**稀碎,但這老狗驢確實天命加身,梁發如此一拳都冇能要了他的老命!“雄霸,你的兩個好徒兒還會在日後尋仇,而你渾身磁場力量已被我一拳轟散,希望你能在風雲聯手追殺下多活一段時日,老子現在還要趕場,後會無期了!”梁發掃了蜷縮成一團、虛弱至極的雄霸一眼,又施展開鯨霸天下消失在了三分教場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