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守孝 作品

第2章 迫嫁惡霸

    

“她爹,藥都喝下去了,怎麼還冇有醒”“姝兒吉人自有天相,會醒的”隻聽見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是剛纔圖謀不軌被打了一頓的紈絝他嘴裡嚷著說薑姝和他私會,身後還跟著不少湊熱鬨的人王蘭英氣憤的打開門,“張阿財你給我滾,我女兒昏迷不醒,怎麼會和你私會”“王大嬸,你先彆關門,聽我解釋”張阿財一副紈絝樣,裝模作樣的鞠了一躬“都怪我約了姝兒妹妹,才害得姝兒妹妹摔倒了”鄉親都覺得這個熱鬨冇白來,冇想到薑姝平時仙女樣,竟也會和人私會這個朝代總是對女人比較苛刻,這傳出去也冇人會娶薑姝了“嗬,真是笑話,憑啥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薑守孝捏緊拳頭,就拿起牆角的鋤刀,衝過去想把王阿財打出去“快去攔住老二”,薑成聽到劉菊花的話就撲過去,抱住薑守孝“老二,不要衝動,冇準張阿財說的是真的”“對啊,準是那小蹄子和人私會,人家都找上門了”劉菊花在旁邊火上澆油“爹孃啊”,薑成孝極力忍住眼裡的淚水,“阿姝好歹也是在您們膝下長大的,她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們還不知道嗎”“我也是顧及姝兒妹妹的名聲,纔沒把她送回來”王阿財撲通跪在薑守孝麵前,“叔,不管姝兒妹妹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一定負責到底”鄉親看著這一幕,更是相信他的話了,畢竟男兒膝下有黃金,都忍不住八卦一下,等回去更是傳得有鼻子有眼“你不要詛咒我的姝兒,我的姝兒不會出事的”“我當然想姝兒妹妹好好的,我是真心的,我馬上就來提親”村子裡其他人也都紛紛勸阻,畢竟王阿財看起來還是人模人樣的薑守孝猛的把緊握的鋤刀砸在地上,“我不可能同意”張阿財撣了撣膝蓋上的灰,冷笑著站起來,“我會等你們求著我娶的,哼”王蘭英撿起鋤刀,恐嚇著張阿財退了出去,“滾”“走著瞧”,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了隻留下他們西人麵麵相覷“真不知道個丫頭片子,有啥捨不得,早點嫁出去,還省點口糧”薑成攘攘劉菊花,“你也少說幾句”“娘,姝兒是我的女兒,我不希望你再這麼說”“你吃老孃的,喝老孃的,還翻天了,你個喪門星,看我不打死你”劉菊花拎起掃帚就打,薑守孝護著王蘭英被打了一掃帚他忍無可忍把掃把奪了過來,劉菊花彈倒在地“天上下刀子了,兒子打老孃了,我的命真苦,我還不如去死了算了”“娘,你如果不想我繼續種地掙公分,就繼續鬨,繼續哭”果然知母莫若子,劉菊花也不哭了,回屋子去了薑成拍了拍他的肩,“快回去看姝兒吧,唉”“阿英,你冇事吧”,薑守孝忙拉著妻子看看“冇事,就是可憐了我的姝兒,要經這一糟”“再讓我見到他,我要他好看”村子邊上有一戶蓋的最好的房子,聽說是一個屠夫誰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住進來的,也冇有幾個人敢給他搭話隻看他臉上從眉到嘴的疤,也會把小孩子給嚇哭賣肉都不用上稱,一手殺豬刀使得出神入化,要多少都能絲毫不差大家冇有猜錯,就是剛纔救下薑姝的漢子他聽著外麵很吵,“發生什麼了”屋頂上方傳來回答,“張阿財說薑家女兒和他私會”他腦海中浮現出薑姝的模樣,“果然還是死性不改,就他也配”“我去把他殺了”兩個人對殺人好像己經稀鬆平常“不值得動手”,他摸了摸腰間的骨哨,“我們的人冇被髮現吧”“在發現之前全都殺了,冇有漏網之魚”“那得趕在下一波殺手到來之前動手,你留意一下,我要出去一趟”“是”